主页 > 2020年全年图库免费资料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索马里海盗成“香饽” 政府武装寻其支持

发布日期:2022-01-13 18:48   来源:未知   阅读:

  索马里战乱不断,这让臭名昭著的海盗成了“香饽饽”。由于中央政府摇摇欲坠,地方政府官员不得不和部分海盗称兄道弟,以抗衡武装。而另一部分海盗则和武装打得火热。毋庸置疑的是,在战火纷飞的索马里,手握巨资的海盗已成了各方不敢忽视的新势力。

  索马里官员伊斯梅尔·哈吉·诺尔近日专程前往著名的海盗老巢霍比亚——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以北402公里的一个港口小镇,诺尔的目的是传达一个口信:政府需要海盗的帮助。

  索马里政府军与主要武装组织“青年党”目前都在竭力争取民众支持,因此,诺尔来到了荷枪实弹的海盗们中间,他身后的海面上还停着两艘被劫持的船只,诺尔对海盗们说:“从现在开始,我们要一起奋斗。 ”诺尔拥抱了几名著名的海盗头目,还称他们为“兄弟”。

  诺尔后来解释说,他并没有认为这些海盗不是罪犯,他也希望最终能改造他们,但现在,武装组织“青年党”才是最严重的威胁。

  “夹在海盗和武装人员之间,我们不得不选择与海盗做朋友,”诺尔说,“事实上,这是打败武装组织的一个机会。 ”

  多年来,索马里全副武装海盗似乎已经满足于在公海上抢劫、绑架船只,并不关心政府军与组织在陆地上的战争。但是现在,情况在悄悄发生变化,海盗们开始倾向于帮助某一方——政府军或是武装组织。

  霍比亚当地的政府官员已经与海盗达成协议,阻止“青年党”进入沿海的一些城镇。而在另一个海盗窝点夏拉德西尔,当地的年长者表示,海盗最近同意将他们所获得的赎金分给武装组织。夏拉德西尔的海盗支持的武装组织包括 “青年党”和另一个伊斯兰激进组织“伊斯兰党”。

  索马里的激进武装组织成员曾经誓言要清除夏拉德西尔的海盗,因为他们认为这种行为 “肮脏”。但显然,金钱的力量让武装分子的想法发生了变化。对于支持索马里政府的西方国家来说,这也是他们最不愿意看见的 “索马里式噩梦”——海盗和武装分子这两个索马里增长速度最快的“产业”携手了。

  现在的索马里战乱频仍,但谁曾想到,它也有过辉煌的过去。古代的索马里曾是重要的商业中心。他们的海员和商人向外界提供香料等商品,这些货物在古埃及人、腓尼基人、巴比伦人看来,都是价值连城的奢侈品。

  在近代历史上,索马里曾四次驱逐大英帝国的势力,直到1920年,才被英国打败。

  索马里的海盗是著名的机会主义者,他们的口号是 “我们只想要钱”。这种想法也让海盗和武装分子的互利联手究竟能维持多久成了一个未知数。

  索马里沿海的部族领袖说,海盗们的观念正在发生变化,他们变得越来越有野心。精明的海盗开始将掠夺来的资金用于更新重型武器、加强地面基地的武装,如此强大的一支武装力量使得政府和组织都无法再将他们边缘化。

  “你再也不能无视海盗,”索马里中部一个部族的领袖默罕默德·亚登说,“他们的力量越来越强大。过去,他们习惯于将资金用于船只和出海,但现在,他们正在打造自己的武装力量。 ”

  拥有强大武装力量的海盗头目默罕默德·加法基是个难以捉摸的人物,两个星期前,他出现在霍比亚带领一群外国记者参观他的运作基地。当时的加法基胸前挂着两排子弹,穿着一件紫色的防雨夹克。

  外国记者们是受贾穆杜格州政府邀请前往当地的。贾穆杜格州当地政府主要由部族成员构成,他们正在努力在这一地区获得立足之地。但是,霍比亚是一个完全被海盗渗透的社会,在这里,10岁的男孩会挂着冲锋枪站在街头,警惕地盯着外来者。只有得到加法基的允许,外人才能进入当地访问。

  在与霍比亚当地长老们的会面中,加法基还用头撞破门板,并告诉在场者,“没事,让记者们拍照吧。 ”

  据信,加法基已经劫持了6艘船只,他用数百万美元的赎金打造了一支拥有数百人的步兵武装。这支队伍有80台重机枪,6辆装有高射炮的车,这和通常只装备船只武装的传统海盗队伍有很大的不同。

  在加法基的武装队伍里,有一部分人穿着缝有“花花公子”标牌的牛仔裤,另一些人则穿着崭新的迷彩服,他们看起来比其他的索马里武装分子更有组织。

  加法基建立武装队伍的初衷很可能既简单纯粹又带有个人利益色彩——他希望集结一支在地面上活动的强大武装,从而防止其他人向他收取保护费。不过,他的伙伴现在宣称,海盗的武装队伍是为了阻止武装“青年党”和“伊斯兰党”的入侵。

  海盗武装的中层管理者法提·奥斯曼·卡希尔说:“有时候,我们要靠犯罪才能保卫自己的自由。 ”

  自1991年西亚德政权倒台后,索马里一直处于军阀武装割据,国家四分五裂的无政府状态。国内战乱持续不断,沿海地区海盗活动猖獗。在这种局势下,索马里普通人的想法悄悄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虽然细微,但却具有潜在的深远影响。

  就在去年,索马里部分沿海地区的长老还反对海盗活动,因为这种行为有违他们的信仰。现在,由于安全局势恶化速度过快,长老们的想法已经不那么坚定了,他们现在不会询问年轻人是从哪儿搞到的。在霍比亚这个贫穷、孤立的小镇上,人们更担心的是“青年党”的威胁。

  “青年党”是索马里人最害怕的武装组织,这一组织据信与“基地”组织存在关联。自去年5月以来,“青年党”武装人员与政府军、维和部队在首都摩加迪沙频频交火,迫使数十万居民逃离家园。今年8月24日,“青年党”还袭击了首都摩加迪沙政府控制区内的一家酒店,造成至少33人死亡,其中包括10名索马里过渡议会议员。

  “青年党”除了发动无情的袭击外,还会用高压政策管理所占领的地区。一旦“青年党”接管某一地区,他们就会颁布严格的法令,禁止听音乐、踢足球等娱乐活动。违者可能会遭到砍手、石刑等酷刑。

  索马里如今的过渡政府成立于2004年,但它无力有效控制全国,在首都摩加迪沙控制范围仅限于、机场和港口等战略要地。

  很多地区的索马里人已经放弃了等待中央政府将他们从“青年党”手中解救出来的念头,所以地方管理当局开始变得有吸引力。

  地方政府通常由曾经在海外居住过的索马里人管理,诺尔就是其中一个。诺尔曾经是索马里军队的一名官员,他后来在伦敦住了几年,他现在看起来仍然挺享受战争的氛围。

  诺尔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做我的皮肤”,这句话的意思是“离我近一点”。他经常对跟随他采访的记者说这句话,因为即使他们和海盗走在一起,仍然有着不可忽视的信任问题。

  尽管如此,诺尔还是需要海盗武装保卫他管理的地区,“我们自己没有这样的武装力量”。

  今年迄今为止已有30多艘船只遭索马里海盗劫持,这也就意味着海盗获得的赎金数目高达数千万美元。不过,国际社会对海盗行为的打击也让索马里海盗付出了不少代价。现在有数百名海盗被关押在监狱里,还有更多的海盗在海上丧生。

  27岁的阿罕默德·艾尔米·欧索贝勒说,他的家人对他成为海盗感到非常不满,他们要求他退出海盗队伍。欧索贝勒曾在塞舌尔被控犯有海盗行为,并因此被关押了6个月。

  “我从塞舌尔一回到家,我妈妈就把我关在家里,”欧索贝勒说,“她不让我出门,直到我换一份工作为止。 ”

  现在,欧索贝勒为政府武装部队开车,不过,政府武装部队其实就是海盗武装部队,这两者很难区分。穿着脏兮兮制服的警察和穿着“花花公子”牛仔裤的海盗们在一起工作,而欧索贝勒就是他们的其中一员。